青年挫敗地看著眼前鍛鍊結實的身體,這個姿勢本來應該充滿暗示,但眼下的狀況如果真動手,炸毛老虎大概會直接進化成噴火暴龍把自己給拆了。
  「節目效果也不用把我脫光吧?跟在錫哥一起倒是玩得很開心,嗯?」
可惜效果不彰。
  「哥你別生氣嘛,只是節目效果而已啊。」受到默許進入並擁有備份鑰匙的青年討好地磨蹭金鐘國後頸,努力想把炸毛的老虎順成溫馴的琥斑,

一道人影鑽了進來,不受阻礙地輕鬆環住了空間的主人。
  沖洗到一半浴室的門被拉開,霧面玻璃馬上失去隔離乾濕的作用。
  好不容易結束一天拍攝後回到家,注重身體的金鐘國率先鑽入浴室把在河邊浸泡的水漬洗去,畢竟在戶外可沒有時間清理只能用毛巾擦拭。

  青年——李光洙頭疼地嘆了口氣,在撕破白色布料的時候大概連哥的理智也一起撕了。
  之後的男人雖然在被自己調侃『哥哥哭了呢拿點紙巾來吧』的時候還是一臉好氣好笑的樣子,但真實的那條理智線可能只剩下安全絲,然後工作結束的瞬間斷去最後保全宣告罷工。

  在李光洙腦袋努力轉圈的同時金鐘國也沐浴完畢,他拍掉開關將毛巾從架子扯下,動作流暢地掙脫了青年的懷抱給自己套上浴袍步出浴室,李光洙急忙跟上。

  他在廚房裡找到了那個身邊還盈著蒸氣的背影,褐金色的腦袋探在冰箱裡摸出牛奶給自己加熱。
  今天回來的不算晚,還在哥健康飲食的時間範圍,李光洙在看到桌上的杯子是複數不是單只後馬上蹭了過去,乖巧地在男人身邊跟前跟後。
  房子的主人始終沒有出聲,李光洙知道哥只是工作一天累了而不是在鬧脾氣,但眼下的氣氛還是讓人有種打不破的尷尬。

  終於,在暱稱為大型貓科動物的身影連牛奶杯都處理完又貓著步伐鑽入臥室時,青年一口飲盡溫熱的牛奶,鼓起勇氣跟著闖入大貓……大老虎的巢穴。
  一個箭步從背後再次攬住了毛茸茸的身影,李光洙把腦袋埋入年長男人的頸窩呼吸熟悉的味道。

  「哥,對不起嘛,再給我一次機會……」青年頓了頓開口補充,「這次我保證只有我看到!」
  語畢後不等回應——說實話他也沒那個勇氣聽——便不規矩地扒起男人身上那材質良好的浴袍,三兩下扯掉本就繫得不怎麼認真的綁帶後把人推上床,討好地親吻眼前所見的肉色區域。
  「喂喂……你呀……會不會太得寸進尺了點?」袍子的主人仰躺在床,看著身上埋首努力的青年推了兩下發出無奈的嘆息。
  察覺男人的真實情緒李光洙更賣力地實踐男人對他的形容,不再小心翼翼地把袍子從腰間乾脆扯下。

  「因為我知道哥喜歡我啊。」青年現在還能在大貓身上放肆手腳而不是被暴力丟下床,就是最好的證據……也是年長情人釋出的最明顯默許暗示。
  一直擁有小聰明的青年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可以挽回貓科動物信任的絕佳機會。

  「哥,你就接受我的道歉吧,我保證這次會讓你滿意的!」青年低頭吻住男人的唇,封箴底下任何推拒的可能。

  「李光洙!下次上來之前給我先去洗澡——」蓬毛的大貓在舌尖嚐到青年身上的苦澀以後如此發難。

 

 

FIN.

, , ,
創作者介紹

There is life there is hope

聿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