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在錫覺得不太對勁。

  放眼過去,他老是覺得今天的敵隊隊長有些怪異。

 

  劉在錫望著跟自己有好一段距離的金鐘國,乍看之下雖然沒什麼問題,但在舉手投足間卻覺得似乎哪裡有些不同,這種說不出口的怪異感讓國民MC不得不發揮他號稱劉姆斯龐德的特務技能,實際探查一番。

 

  一整天的外景,除了像平常一樣為了戲劇效果與金鐘國處處對著幹之外,劉在錫利用遊戲中的對決,使勁地接近敵方的大型貓科動物。

 

  半天下來,不只被觀察的本人,連其他隊員都紛紛發現了問題,私底下兜在劉在錫身邊旁敲側擊,想探探自家隊長是不是跟他們的能力者有了什麼爭執。

 

  劉在錫帶著笑容一一矇混過去了。雖然人多逼問出的機率更大,但直覺就是告訴他這件事情最好奉為今日的最高機密別外洩的好。

  但畢竟都已經有這麼多人發現了,所以當PD宣布午餐時間正式開始,眾人紛紛抱著便當去角落聊天進食的時候,被他針對了一個早上的青年往自己身邊晃來,似乎也不是太意外的事情。

 

  金鐘國很快地在劉在錫身邊坐下,先是把手中的便當遞出一份,接著又補充了飲料和水瓶,然後才抓起自己另外準備的特製飯盒開始他始終不變的健康飲食。

  從頭到尾,金鐘國什麼也沒問,只是安靜地窩在一旁咬著蔬果肉片。

  

  盡管早就不是第一次,但當國民MC看著那代號老虎的能力者將一口又一口的綠色草食塞進嘴裡時,仍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實在是……太違和了啊。

 

  像是對笑聲起了反應,被嘲笑的貓科動物抬起頭,有些困惑地邊嚼著菜葉邊開口,「哥?」

  「呃……沒事沒事。」尷尬地擺擺手,劉在錫隨口敷衍了過去。


  就像是終於解除了靜音模式般,金鐘國一別方才的沉默,又繼續出聲。

  「哥,午休時間過一半了,你不吃嗎?不舒服?」幾個問題一口氣拋了過來,劉在錫突然有些懷疑剛剛的沉默貓科是不是被掉包了,只不過是幾句話的時間,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多話了。

  

  「哥沒事,你放心吧。倒是你,今天腰又疼了嗎?」劉在錫目光掃過身旁青年的腰際。

  這個問題聽起來雖然有些詭異,但大家都知道能力者身上有傷,因此類似的關心在他們之間非常常見。

 

  聽了問句,剛剛還帶著疑惑的人馬上皺起臉,更為不解地搖搖頭,「我很好啊,怎麼這麼問?哥你今天怪怪的。」

  上下盯了各方面而言都算是自己前輩的人幾眼,大貓猶豫了一會兒才帶著不確定的語氣開口。

  「還是……我早上哪裡惹哥不高興了是嗎?」有些緊張地放下手中的筷子,一想到有此可能就讓金鐘國擔心起來。

  早上的每一場遊戲不知道為什麼老是跟劉在錫對上,貓科動物開始往自己無意間傷了對方的方向思考起來。

 

  「喂喂,沒有的事,鐘國啊你想像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豐富了?」看表情就知道眼前的後輩想到什麼地方去了,劉在錫急忙制止眼前的人繼續揮霍想像力。

  「早說了那只是節目效果,就算把我弄傷我也是不會生氣的,你真的不用這麼往心裡去。」拍拍青年的肩膀把拋到一旁的筷子塞回主人手裡,劉在錫催促著身旁的人繼續進食。

 

  「既然都沒事,那哥一個早上是怎麼了?HAHA他們說你誰也不透露,只好讓我過來問問。」任務顯然也失敗的人乾脆地攤牌。他們的關係在團隊裡早已不是秘密,會派金鐘國來探口風完全是正常的,唯一不正常的大概是這個什麼也沒問到的結果。

 

  「我才要問你一個早上是怎麼了,看著看著總覺得不對勁啊。」拋下餐具揉揉大型貓科的褐色腦袋,劉在錫終於忍不住問出口。

  「我觀察你好幾個遊戲了,你的動作看起來怪彆扭的,像是放不開什麼似的,真的沒事嗎?別硬撐啊,不舒服還是得說的。」最後一句還帶著些許的脅迫意味,劉在錫多揉了捲翹的褐髮兩下才將手收回。
 

  「……我很好啊。」金鐘國認真地搖頭,用眼神堅定地傳達著自己的健康無虞。

  

  不是沒察覺青年語間的猶豫,但眼前的人也已經是成熟的男人了,如果真的不願意自己還是不會強迫的。

  查看休息時間已經所剩無幾,劉在錫點點頭算是接受了青年的回答,只是在用餐完畢起身準備將地上的人順手拉起,卻被不明顯地閃避了一下時微微皺起了眉。

 

  看著最後還是乖乖讓自己撈起的人一眼……還是回家後再說吧。

  然而返家的當晚實在是太累了,看金鐘國隨意地沖了個澡便直接趴床陣亡,就是想逼問也捨不得強迫疲憊的青年起床,劉在錫只好又打消了逼共的念頭,在青年額際輕印一吻以後跟著梳洗上床。

 

 

  最後,劉在錫的疑惑在幾天後終於獲得解答。

  他在與青年的夜間運動上終於發現自己的疑問,看著套上貼身衣物不斷取悅自己的人,劉在錫總算明白那天的違和感在哪裡了。

  

  「……鐘國啊,上禮拜錄影的時候你偷穿我的衣服出門?」躺在床上的人穿著能更凸顯出自己好身材的情趣內衣,勾勒出的曲線不但勾起了自己的情慾,連帶也勾回了自己幾天前的記憶。

 

  那天的青年就是這麼地勾人,因為汗水而緊貼在皮膚的衣服完整呈現了青年漂亮的身體,也下意識吸引了早就品嘗過無數次美味的自己。

  當時因為在工作中而沒往這個方面想,現在總算是突破問題,劉在錫卻有種不知該哭該笑的複雜情緒。

 

  自己的情人這種樣子就該只有自己看啊,臭小子慣穿的寬鬆上衣不穿,跑來偷套自己的衣服做什麼。

 

  劉在錫看著身下突然僵硬得有些尷尬的人,好笑地開口,「我沒生氣啊鐘國,我只是好奇。」俯身親了似乎有些緊繃的人一下,推推大貓動物的臉龐,催促他回答。

 

  「就……就只是……出門太急了拿錯。」尷尬地別開臉吐出解釋,金鐘國有些想把自己用被子埋了的衝動。

  「拿錯不跟我說?怕我生氣?」青年馬上點頭,情人在職場上的認真程度是全演藝圈都知道的,一點疏失都不想表現出來的人只好極力隱瞞。

 

  看大貓一副做錯事情的失落樣,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氣氛都給嚇跑了。劉在錫想了想把人拉起來坐在自己身上,讓青年趴在自己肩頭伸手順毛。

  「我不會為了這種事情生氣的,但哥很自私的不想讓別人也看到你那個樣子,所以別再有下次了明白嗎?」金鐘國乖順地點頭,確認劉在錫真的沒什麼情緒反應之後討好地輕舔著他的脖頸,配合男人把自己當貓順的情境。

 

  「我不會介意你穿我的衣服也不會罵你,但如果下次又不小心拿錯了至少告訴哥一聲,哥會幫你想辦法的。」想起當天金鐘國表現出的閃躲舉動,八成是擔心靠太近自己會發現真相吧,真是可愛的孩子啊……

 

  低頭故意地咬了青年一口,劉在錫刻意壓低聲音問,「回答呢?」

  「明白了……」

  

  劉在錫在翻身把人壓上床時才聽到青年另一句低低的回應,「我會當哥的好孩子。」

  男人勾起一抹不太符合形象的笑,滿意地點了點頭。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here is life there is hope

聿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