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完非常消耗體力的RM後通常劉在錫會抱著他的家養貓一同泡個熱水澡,以消去一天的疲勞。

 

  打完人貓大戰的水仗後兩人通常不會窩在一起。劉在錫會去研讀他隔天錄影需要記得的資料,而大貓則會發揮他的貓習性找個角落窩去。

  今天也是個一如往常的周一夜晚,劉在錫踏出浴室後隨意地坐在床邊,披著毛巾翻閱著節目腳本。  

  而屋子裡的大貓今天卻難得地也跟著撲上床,所以形成了一人坐在地毯背靠床腳,一貓趴臥毛毯棲窩被榻的罕見畫面。

  劉在錫並沒有特別注意。

  一直到身後的大貓翻滾動靜實在妨礙到閱讀,男人才皺著眉疑惑地轉頭往家寵的方向看去。

 

  「國鐘啊,你這是在幹嘛呢,累了怎麼不去睡覺?」劉在錫伸手揉揉金鐘國亂糟糟的褐色腦袋,把玩著大貓沒有特意隱藏的毛茸茸貓耳。

 

  金鐘國瞇起眼睛喵了聲,翻過半個身子仰躺在床,腦袋磨蹭著國民MC的手掌討撫。

  劉在錫看著眨眼笑了笑,配合地把手伸長了些揉著貓科套著純白短T的肚子,毫不意外地聽到因享受而發出的呼嚕聲。

 

  床鋪上的大貓又翻了圈,把自己縮成半大不小的樣子在床鋪上滾來滾去,房子的主人看著貓球在被窩翻滾很是有趣。

 

  他伸手圈住搖晃著的貓尾巴,起身坐上床把毛球團進懷裡。

  「怎麼啦?有事情想跟哥說?」劉在錫把精神全移到同居人身上,似笑非笑地等著家貓開口,但家貓卻遲遲沒有進一步的反應,劉大神有些發懵。

 

  「喵。」

  「嗯?」低頭看著繼續翻滾的動物,劉在錫配合貓咪的磨蹭揉著他的貓少爺要求的地方。

 

  怎麼了?不會是要他做人體按摩器吧?

  帶著滿肚子的疑問,劉在錫配合地陪著大貓玩過了半個鐘,他看著有些熟悉的揉蹭順序好一會,才恍然大悟地啊了聲。

 

  「呀——鐘國啊,你這是在考驗哥的觀察力嗎?下次說一聲嘛,我也不想讓你這麼久的啊。」劉在錫哀號,大力翻身滾到床鋪中央並帶上了貓,隨手一扔把腳本給扔上了櫃子角落。

 

  他雙手抱起毛絨動物抬到眼前,勾起寵溺的笑。

 

  「這個大小不太適合接下來的運動呢,國鐘不考慮換個型態嗎?」

  原本兩手可以掌握的大貓喵了聲,馬上變成人型撲上主人的身。

  「這才是我的乖孩子啊。」劉在錫笑了笑,湊上前吻住了大貓發出微弱叫聲的嘴。

 

 

  「鐘國啊,下次想要直接跟哥說嘛,讓你在床上滾這麼久沒發現我也心疼的啊。」

 

  完事後重新回到床鋪的屋主抱著他的大貓寵物親暱地說,而偉大的國民MC則很快地收穫了一拳貓爪。

  「喵嗚——!」

  「唉呀臭小子你這是幹嘛呢——」

  面對著情緒變化多端的貓王子,主持界的劉大神這次依然是華麗麗地大敗了。

 

 

FIN.

, , , ,
創作者介紹

There is life there is hope

聿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