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毛茸茸尾巴在眼前晃呀晃地,大貓壓在剛捕獲的獵物身上,囂張而居高臨下地看著被囚禁者求饒。

  「哎呀——真是的……鐘國啊放我一馬吧,才剛開始而已現在就被抓住實在是太沒面子了,觀眾會失望的。」

  擁有節目裡最高級特務名諱的人哀求著,試圖用懷柔政策打動只有外表是兇狠樣的家養貓。

  「都抓到了哪有放水的啊哥。」身為獵補方的人馬上反駁,能力者向來怯異性而滅同性,更何況身下的還是敵方隊長呢,身為死對頭就這麼把人放了一點也不合理,攝影機可還沒止綠閃紅的。

  「唉唉,是因為早上不給你摸摸就出門所以在鬧彆扭嗎?呀……不是說了嗎晚上補給你嘛,早上哥真的不小心睡晚了,再陪你玩一圈我們兩個都要遲到的。」受擄的秘密特工——劉在錫——聽完愣了下,無奈地回應。

 

  難怪今天自己這麼早就被OUT了,原來是寵物在用行動抗議啊。

  看著悠閒晃蕩尾巴的家寵,劉在錫除了怪罪自己活該,似乎也沒別的選擇了。

 

 

  金鐘國是劉在錫寵溺的貓科寵物,這在演藝圈裡不是秘密,當然在RM這個大家庭裡更是沒人不知道的基本常識。

 

  劉在錫是在一次外景拍攝撿到貓的。

  棲窩大樹上,看起來高傲無比卻一直對自己喵喵叫的毛茸生物,第一時間就擒住了劉在錫的注意。

  在觀察後,拍攝結束的國民MC便作出了把動物帶回家領養的決定。

  原因不為其他,就只是衝著這只頑皮的貓科整個行程無不在他身旁環繞而已。

  時而調皮時而撒嬌時而討食的,這麼聰明但其他成員們卻碰不得,只有在國民MC靠近時會上前親暱磨蹭著。

  雖然讓其他人都碰不了也是很大的原因之一,總之劉在錫就這麼地收養了這意外的小房客。

 

  更意外的則是某天下工回家後發現迎接自己的居然不是四足貼地的可愛小貓,而是雙腳挺立直站的披著自己浴袍的青年,甚至最後自己不但接受還帶領著青年出道一起錄製節目的一事,就是後話了,暫且不提。

  總之,甩著毛茸茸尾巴及刻意不收斂起來的同樣毛茸茸貓耳的傢伙現在正坐在自己身上為了早上被拒絕的撒嬌公私不分地執行著私刑,這才是現在的重點。

 

  為了節目效果,被定位成能力者的大貓一向與自己分居兩隊的。

  觀眾很吃他們敵視對峙的環節,所以一是為了節目效果、二是覺得其實也沒什麼關係的兩人基本就這麼定了。

  但身為動物的金鐘國總是能在第一時間用本能找到自己的主人,所以為了節目長度,通常大貓都會刻意放過家主轉而先擊殺另些成員。

  畢竟,王對王的喬段總該壓藏在最後的不是嗎?

 

  所以現在這完全不合邏輯的案發現場,也就完全不難推斷兇手的動機了,顯而易見。

 

  「是哥自己動作慢被我抓到,這可不是怪我的吧?」貓少爺繼續高高在上地用囂張的笑容答應著,惡作劇的情緒齊寫在臉上全沒壓抑。

  「話不能這麼說啊,唉唉好吧好吧,哥道歉就是了,鐘國乖,放了哥一次我回家會補償你的?」弱勢的主人努力討好著貓少爺。

  遊戲才開始三分鐘啊,馬上死在貓掌下實在是太搞笑了,完全沒面子的。

 

  劉在錫思考了一會兒,從口袋摸出早上順手塞進外套的小鈴鐺,抬手到大貓眼前輕晃著。

「放哥一次晚點就給你獎勵?亮晶晶的玩具呢鐘國不想跟哥玩嗎?配合些快點下工了我就回家給你當玩伴?」

  看貓少爺的注意力終於被自己釣住了,劉在錫再接再厲。

  討饒地邊揉著大貓的耳朵邊耳語,好不容易終於讓大貓起身隨著鈴鐺搖晃時提出最後的要求。

 

  大貓聽完喵了幾聲舔舔主人的手腕,然後面露嫌棄地退開了一段距離。

 

  「看在哥實在太弱的份上勉強放你一次,哥你可別再被我遇到了,下次絕對不放水的。」金鐘國晃著腦袋退開一段距離,稍嫌地搧手要人快走。

  至於剛剛的交易小插曲,就有勞辛苦的剪接師了。

 

  伸伸懶腰目送主人一溜煙跑得不見人影後,大貓將注意力轉移到碰巧路過的可憐弟弟身上,展開下一輪的追擊。

 

 

  『呀,鐘國啊我的大貓啊……今天讓讓哥不給你抓到……回家哥親手做個鈴鐺給你戴好嗎?哥也會戴的,就跟你一對掛在身上,嗯?』

 

 

  週末,最新一回的Running Man播出。

  這一回的劉姆斯龐德,依然是所有成員中唯一的未冕者。

 

  國民MC從頭到尾都沒有被能力者抓住,順利地在劫後餘生後坐上了個人賽的連冠寶座。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here is life there is hope

聿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