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18歲踏上斯坦福的求學之旅後,Sam有過幾次成家又離家的經驗。

  在父親犧牲生命後的爭吵之下;在黃眼的試煉裡被一刀貫穿之後;在惡魔的引誘喝下惡魔血之時;在帶著路西法一起同歸於盡之間,在兄長墮入地獄或是轉生成惡魔之响……

  在人生走過的三個十年間,Sam覺得自己實在經歷了太多的離別。

  每一次分別都撕裂心臟,每一滴眼淚都劃傷記憶,每一回重生都仿佛無盡篇章的又一次嶄新輪迴。

 

  Sam也有過無數次為世界犧牲生命的經驗。

  有時他甚至疲憊地覺得就這麼沈睡也沒什麼壞處,用他的時間來交換一世和平,實在太過划算。

  但每一次當自己放棄求生卻又蘇醒,映入眼簾的總是同一個身影。

  ——Dean,他堅強又偉大的兄長。

 

  無論世人再怎麼評論自己,Sam都不是那麼地在意。

  他在意的從不是那些與自己無干的想法,他在意的永遠只是那緊緊用血緣把自己牢繫的兄弟。

  而往往總是那個在他心中最特別的存在,在一次又一次的盛怒之下把自己推開,卻又在一次又一次的關鍵抉擇中反覆眷戀地把自己拉回。

  在無數次因為Dean的話語讓心靈崩毀後,Sam不只一次有揪緊Dean衣領要求兄長讓自己赴死的衝動。

  如果這麼痛恨自己,為什麼不讓他就這麼捨命於世紀?

 

  然而每一次的最後Sam都忍下來了。

  他清楚Dean對自己的執著,理解就算自己願意付出所有,Dean也承受不住只有自己存留的人世,哪怕分分秒秒。

  雖然事實如此,但倔強固執的Dean卻從來不說,為此Sam也只能沈默地替哥哥保守這個秘密,並溫柔的不點破。

 

  Sam仰起頭,天空灰濛濛地落下豆大雨點,打在自己臉龐與淚水混合。

  閉起眼感受水珠流過全身竄入心靈所帶來的冰涼,一滴滴滲入心臟,

  一點點讓自己心中的期待漸漸熄滅。

  乾脆地把自己大力摔進被浸得泥濘的草皮,Sam看著天空任由冷冽將自己雙眼蒙蔽。

  『Hey Sam I am……I'm very very……I'm sorry, Sammy.』

 

  數不清這句簡單的話語是第幾次迴盪在自己腦海,而Sam心裡卻明白這是一句永遠無法聽見的道歉。

  就像Dean永遠不說,幾經傷害後他也已經學會將受創封印在心底選擇沈默。

 

  Sam突然勾起一抹絕望的笑容。

  想起Dean唯一讓他印象鮮明的潦草字跡,沙啞的嗓音呼應主人的傷心發出悲鳴。

 

  「Sorry Dean…just……let me go.」

  Sam伸出手掌抓上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身旁的手,瞇起眼睛看著模糊的輪廓和墨色的天使羽翼。

  並不是第一次為了拯救這個遺棄他的星球而抓住這隻手道出承諾。

  既然上次僥幸地留下一命了,再救一次Sam當然也是不會介意。

 

  當黑色羽翼籠罩住自己周圍,Sam的嘴角揚起一個盈滿安心的弧度,輕聲地唸出完成交易的魔法咒語。

  然後他陷入了一片完全的黑暗裡。

 

  「Yes Lucifer……I say yes……」

 

 

FIN.

, , , ,
創作者介紹

There is life there is hope

聿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