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籠罩而來,一瞬間所有的光源都熄滅了,只剩下外頭月光微弱地映進窗內。
  連街燈都抵擋不住的侵襲,讓夜晚瞬間只剩下寂靜。

  啪嚓一聲,隨著磨擦聲震動空氣,一小簇光點與腳步聲隨之而來。

  「Hey Sammy, are you ok?」刻意放輕的問句響起,像是怕驚嚇到某種小動物一般。

  「Dean,看不到書了。」比方才更幼小的童音用軟糯的語調回應,聽起來似乎還帶了點懊惱。

  「好像是停電了,Dad還沒回來,現在我們只有這個了。」Dean端著燭臺走近坐在書桌前的弟弟,抬手揉揉他柔軟的褐髮安撫。
  「這樣看書不好,我們別看了好嗎?」

  男孩的手掌依然在捲翹的褐髮上輕揉,Dean看見弟弟癟癟嘴,似乎對這個提議很不滿意。

  「Come on Sammy,你也餓了對嗎?讓我們去看看冰箱裡有些什麼。」Dean越過Sam的腦袋把書蓋上,半推半拉地拽著正用著軟綿綿眼神對自己表達不滿的兄弟走出房間。

  想當然的,在這個空盪的臨時屋裡不會有什麼驚奇,Dean不抱指望地拉開冰箱門後,只收穫半袋半生不熟的肉片和一些沙拉麥片。
  雖然不帶期望,但打開冰箱後不免還是有些失望。
  Dean還盯著糧食貧瘠的隔層出神,Sam便先一步用稚氣的聲音劃破沈默。
  「Dean你今天又要做哪一個口味的特製麥片了?這次我們可以換個牌子嗎?」顯然也完全不對晚餐有所期待的Sam拉拉兄長衣服,用一種帶著哀求的商量語氣提議。

  「……」看著閃亮亮的綠色眼睛,七歲的Dean突然開始因為自己無法完成三歲弟弟對晚餐微小的心願而感到窘迫。

  經過過久的沈默,懂事的三歲男孩理解兄長所陷入的無言困境,很快又打起精神乖巧地改變點餐主意。

  「還是跟中午一樣的就好,Dean快一點我真的餓了……」Sam可憐兮兮地扯著Dean的袖子,對他唯一的大廚催促道。

  「……唔。」
  聽見這麼懂事的請求,七歲的男孩卻陷入另一種更為糾結的自我挫折中。

  天人交戰了好一會兒,Dean才帶著些許猶豫開口,「等一下發生的所有事情都不可以告訴Dad喔,否則我們都會挨揍的。」
  盯著Dean過分神秘又認真的要求,Sam眨著綠色的眼睛很快點頭。

  「I will.」

  一得到允諾Dean馬上點頭,一手抓下架上的肉片,一手給弟弟懷裡塞滿各種不同的調味醬,接著又拉著弟弟跑到外頭,堆好磚塊和木柴後點燃薪火。

  「……What are you doing, Dean?」帶著滿滿的困惑,Sam盯著燒得啪嗒作響的營火發出疑問。

  「Sammy 別發呆了,把你手上的調味料給我,不然等等肉會沒有味道。」在一旁不知忙些什麼的Dean給了跟打非所問的回答,抓著用竹籤串起的肉串晃了兩下。

  Sam笨拙地依著指示用小手遞上各式各樣的調味罐,等所有食材都調理完畢插上篝火,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做了些什麼。

  「De……Dean……dad說不可以玩火!」
  「噓噓噓……別喊這麼大聲。」被點名的人急忙湊上前摀住兄弟的嘴巴,低聲哄道,「但我們都不想再吃麥片牛奶了對吧?」

  語畢馬上收到激烈地點頭附和,Dean維持著不鬆手的姿勢繼續開口,「所以今晚的烤肉就只有我們知道。」
  抽回一隻手比比自己又比向Sam,「Just us, right?」

  Sam睜著大大的眼睛盯了兄長兩秒便爽快地答應了,沒有一個孩子能在麥片粥跟野火燒烤間抉擇而不選擇後者的。

  Dean的綠眸馬上亮了起來,拉起弟弟一起湊到火堆前去。
  「其實我老早就想試試這個了!dad總是怕我燒了房子,害得我們永遠都只能吃那該死的麥片粥。」

  火光打上兩個男孩興奮的臉龐,Dean在弟弟既崇拜又期盼的目光下將自己親手料理的第一串烤肉遞了過去,帶著些許的驕傲和滿滿的自信開口。

  「來吧Sammy,我的第一道料理先給你嚐嚐。」



  世界再度沈於黑暗,空氣間傳來一聲無奈的嘆息,冰冷的白光很快照亮了室內一隅。

  「地堡的電路系統好像真的該徹底檢查一番了啊……」
  靠著電腦和手機的照明勉強移動到門邊,房門卻搶在自己抬手之前先被推開了。

  「Dean我想我們該……」不用思考也知道開門的人是誰,Sam在燈光照亮兄長的身影後截斷了提到一半的話語。

  眨眨眼看著自己面前一手抓著肉塊菜葉,另手還拎著兩瓶啤酒的人Sam有些愣然。

  顯然,對於突如其來的黑夜到訪,他們都想起了同一件事。


  「So……let's do it, Sammy?」
  「Of course.」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here is life there is hope

聿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