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伸了個懶腰將重心往椅背倒,發出舒緩身體緊繃的低吟。

  沒過兩秒,一團橘黃相間的毛球便跳了上來,不偏不倚降落在Sam的腿間,自得其樂地用舌頭順起了毛,好像牠本來就該在這裡一樣。

 

  「Hey Danny.」Sam低頭笑了笑,心情很好地把小寵物抱起來讓牠與自己的視線平高。

  小貓眨了幾下綠色的眼睛,很快湊上前親了Sam的唇,還舔了幾下。

  「喵~」

  「噢……我也很喜歡你,Danny。」Sam又笑了出來,回吻他的小貓好幾口。

  「你說我下次把你寫進文章裡怎麼樣?」

  面對Sam興致勃勃的提議,小貓只是多喵了幾聲,伸出毛茸茸的爪子開始往Sam身上爬。

  Sam沒有多加阻止,只是溺愛地任由小寵物在他身上玩耍。

  「我就當你同意了喔。」Sam在小貓安穩趴上自己腦袋的時候這麼說,手指啪嗒啪嗒地在鍵盤間飛舞著記下腦袋中浮現的畫面靈感。

 

  這時,房間的門被打開,食物的香味爭相從門板飛快竄了進來,入侵Sam的嗅覺。

 

  「Sam,停下你的任何工作過來吃飯。」Dean把餐盤端到弟弟身後的矮桌,對一整天泡在螢幕前的人這麼說。

  「Dean——今天吃什麼,真香。」Sam很快就撲過來了——撲向沙發——抱著抱枕一臉期盼地看著親自送餐的大廚。

  「搞什麼今天這麼乖啊,一叫就過來了……Sam,把貓放下。」Dean話說一半抬頭,無奈地改變嘴邊的吐槽。

 

  「Danny也想一起吃。」Sam無辜地盯著哥哥,縮著肩膀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更有說服力一點。

  「貓不能吃啦,牠的飼料在外面。」Dean白了一眼,替兄弟把蓋子打開,遞上餐具。

  「我可以端進來讓Danny跟我們一起吃。」Sam飛快提議。

  「不行,今天地板要打蠟,我不想讓這傢伙吃得滿地飼料。」Dean馬上否決,搖著頭嫌棄地指著趴在弟弟頭上的毛絨生物。

  「Please?你都讓Danny進來了。」Sam把貓從腦袋上抓下來湊到Dean面前,四隻閃亮亮的眼睛一齊盯著出版社的第一編輯發出攻勢。

  「那是這渾蛋毛球自己進來的!不——行——」十分艱辛地把眼前帶來壓迫感的生物推走,Dean拎起小貓的毛皮忽視喵喵的叫聲往外走。

 

  Sam失望地垮下肩膀,家裡有Danny後Dean對環境的管控實在是越來越嚴格了,一週內能跟Danny一起吃飯的次數少得可憐。

  雖然有一半也是因為自己離不開電腦啦,畢竟中斷了工作靈感可就跑了,得好好把握有感覺的分分秒秒才行。

  在踏不出房門的狀態下,自然就不能和小貓一起進食了,畢竟Danny的貓盤一直放在外面的。
——自從第N次Sam半夜趕稿趕昏頭,把擱在地上的飼料盤踢倒弄翻了以後。

 

  Sam嘆了口氣,乖乖端起還在冒煙的大碗,抓起餐具一口一口咬了起來。

 

  ……說起來好像也很久沒有跟Dean一起吃飯了啊?

 

  腦子轉了幾圈想法還沒遠離,門又再次被推開,Dean把旅行袋放到他身邊比了比。

  「……?」用眼神傳遞著困惑沒開口,Sam很快聽到鼓起的包裡有熟悉的聲音。

  「喵~」

  「咦——」急忙丟下碗盤把布料掀開,纏著毛毯Danny馬上探出頭來,嘴裡還叼著咬了一半的小魚乾。

  「不准讓牠出來,我回來的時候飼料又滾一地我就揍你屁股。」另手放下冰涼的飲料,Dean丟下惡狠狠的警告後轉身推門。

 

  「De……Dean?你……你不吃嗎?」看哥哥似乎沒有要留下來的打算,Sam急忙開口。

  「我要出一趟,你快點吃吧……不用等我了晚上要應酬大概半夜都不會回來。」Dean瞥了一眼快速告知自己的行程,稍後又補了一句,「今天不准再熬夜嘍,我知道你快寫完了,存檔後給我乖乖滾上床睡覺!」

 

  「嘿嘿……Dean?你不陪我吃嗎?」過去也不是沒有過這種經驗,不過Dean通常會宣稱要增進兄弟感情,擠過來陪自己用餐的。

  編輯部也都很習慣Dean這種有弟弟沒老闆的工作模式了,向來都不指望一到約定時間就會看到這位手握超人氣作家的大編輯。

 

  Sam看看時鐘又看看門邊被自己叫住的人,才六點而已,時間根本還沒到吧。

 

  「……啊?你有貓啦,乖乖吃飯我今天答應他們去中國城的酒館,別等我。」Dean露出明顯的困惑,很不能理解Sam怎麼會問出這種問題似地,擺擺手用一貫的口吻打發幼弟。

「我出門啦。」

  「……」

  門碰的一聲被關上了,Sam盯著木色的門板沈默了好一陣子。

 

  從Dean的表情可以完全確定他沒有在生氣呢,是真的要出門而已。

  所以,就這樣走了……?

  愣了一下得出這個結論,心裡卻湧起些許的不是滋味。

 

  撇撇嘴繼續進食,在花了一個晚上整理好居家環境與Danny的小窩卻依然等不到人後,Sam終於做了個決定……

 

 

  大門在深夜被推開,帶著一半醉意的Dean憑著直覺在黑暗中摸出往自己房間的方向,搖搖晃晃地小聲上樓。

 

  好不容易推開房門後不再壓抑自己發出噪音,Dean啪嚓一聲讓房間亮起,然後很快皺起臉。

 

  環顧了四周這裡確實是自己房間沒錯,從擺設到用具都是自己的這也沒錯。

  可是,在床上的那團實在不是自己的……好吧更正,算是自己的一部分,從血緣角度來說。

  但這也不是屬於自己房間的一員啊!

  Dean瞇起綠色的眼睛上前查看,他的寶貝弟弟的確捲在自己的床上沒有看錯。

  雖然這反常的舉動看起來就是錯錯錯錯錯錯錯。

  「……」準備陷入長期沈默的人一眨眼,才發現Sam抱著的抱枕上面躺了張紙條。

  Dean好奇地伸手撈起,紙上是一幅自己抱著Danny而Sam抱著自己的塗鴉。

  下面還用鋼筆勾出一串墨色。

  Dean困惑地讀起,然後揚起了一個寵溺的笑容。

 

  『Danny is equal to Dean, I want all my family with me.

 

 

FIN.

, , , , ,
創作者介紹

There is life there is hope

聿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