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司跌坐在軍帳裡,身上的軍服已不再筆挺,染上了深淺不一的血色,手腕也因為長時間受綑磨出血絲,一身混亂的他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可當黎子泓扳過那佈滿血漬污痕的臉龐時,仍是那雙富有靈氣的眸。雖然直喘著氣,卻未達精神渙散。
  黎子泓暗在心中鬆了口氣,使力將人拉起後薄唇洩出一句略帶安心與挑釁的問句,「這樣你還認為,只有我的命在你手上?」
  被黎子泓撐在肩上的人一愣,才會意過男人的話語,揚起一個虛弱又不服輸的笑容,「……你還真記仇啊,長官。」



  嚴司所謂的記仇得推回到幾年前,方入軍營的黎子泓還只是低等的小兵,會與嚴司相遇純屬再平常不過的健康檢查,嚴司是這個部門的醫官——很囂張富有名氣的那種。
  體檢前一天,他的同袍便抓著他抱怨那個長髮的軍官有多麼難搞,檢查個血液身體還附贈嘲諷及惡作劇,偏偏還真的只是玩鬧性質的,讓底下的人更是無奈不能發難,免得得罪了人,到時在戰場想活都沒得活。
  黎子泓對於同袍的說辭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他的情緒起伏向來不大,也不覺得自己會因為聽起來很多話的軍醫幾句撥弄,便做出什麼失格到必需上軍事法庭的舉動。
  於是隔天一早,他也只是抓著單薄的表格,便前往醫護室敲門。
  在得到進門的指令後,黎子泓例行地喊了聲報告後便踏進充斥著消毒水味道的空間。
  「719小隊二等兵黎子泓,報到。」黎子泓開口報了數,並將體檢表雙手呈上,然後安靜地稍在原地待命。
  「哇喔,這次的新人選核標準是顏面神經不可以健全嗎?」他們的標準什麼時候改了,他怎麼不知道。
  在軍服外罩著件白袍的人一開口就是完全令人摸不著邊際的話,沒等黎子泓猶豫要不要答應,他又繼續說了下去。
  「你好啊…………小黎?我是你的醫官嚴司,雖然名義上是你的長官啦,不過沒人看到的時候不用加敬稱,大哥哥我聽一次都覺得自己老了一歲。」
  嚴司接過單子後瞥了一眼,嘩啦啦地扔出一大段話。
  黎子泓對於嚴司喊出的暱稱並沒有什麼反應,長官說什麼他照做就是了,多說多錯。
  軍營的最高原則──長官永遠是對的。

  但顯然嚴司並沒有就此放棄改做正事的打算,他拍拍眼前青年的肩,「喂喂,說你顏面神經不健全,你還真的都不給我個表情啊?給大哥哥我回幾句話啊?」
  伸手扯扯黎子泓上衣讓他脫掉,嚴司邊拋出各種問題,邊進行著基礎檢查。
  「自我介紹,自我介紹,再不出聲哥哥我就讓你被國家退貨。」這一批新人都是自願軍,通過重重考驗而來,就這麼輕易被踢出去只怕根本不會服氣。
  聽到這,再怎麼覺得隨長官講去就好了的黎子泓,也不得不開口了。
  「職……」一開口便換來嚴司的皺眉,黎子泓猶豫了下後重組語句,「我是黎子泓,24歲,是719小隊的新人……陸軍。」
  「什麼?就你這個面癱臉,沒想到你跟哥哥我同個年紀?那我剛剛還真是沒叫錯啊,差一點就把自己叫老了~」嚴司自己很歡樂地自問自答了好一會兒,才重新把視線放回士兵身上。
  「喂喂,你的介紹也太貧瘠了吧?身高體重興趣跟三圍呢?有沒有女朋友啊?」
黎子泓瞬間覺得這個醫官還真不是普通的吵,同寢室友果然沒說錯。
  「表格有。」身高和體重就是標記在表單上的,沒什麼隱瞞的必要。
  「數據可以謊報啊,哥哥我喜歡探索真相。」完全忽視旁邊就有測量用具的醫官歡騰地拍拍黎子泓的肩膀,一臉你不說我就不繼續工作的表情。
  「……175,沒有。」黎子泓現在十分希望時間能快轉到日常操課好讓他退下,這個醫官太吵了。
  「嘖嘖嘖,大好青年怎麼會沒有女孩子預定呢?還是你怕兵變?大哥哥告訴你,青春就是要揮霍啊!又不像我每天只能看些乾巴巴的男人,你怎麼可以這麼浪費呢……」嚴司又開始自我對話,黎子泓只能無奈。
  「不需要。我的生命,獻予國家。」所以與其讓某個可愛女孩傷心,不如不要了吧。
  黎子泓說完後旁邊傳來一陣笑聲,十分誇張而且不打算停止,讓他納悶。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一個二等兵也敢說大話,不怕早死嗎哈哈哈哈──」嚴司笑得十分失態,毫無軍人應有的拘謹。
  「別作夢啦,別說獻給國家,現在我隨便一擊就可以掛掉你了,你的生命根本就在我手上,懂嗎?」嚴司彎起一個黎子泓讀不出意思的笑容,但還是沒有應聲。

  很久以後,黎子泓才明白那是嚴司對從軍後投入感情卻殉職的同僚,既驕傲又滿帶苦澀的感慨。

 

 

 

*********************

 

軍牌 
  「欸,黎子泓。」整好制服正要踏步離開醫護室的人緩下動作,轉頭。 
  「嗯?」疑惑地往向自己招手的人走去,還沒開口就被對方鬆開領帶。 
  黎子泓挑眉,都要上戰場了他知道男人不會亂來,但還是耐著性子看軍醫到底想搞什麼鬼。 
  嚴司俐落地扯下黎子泓身上被軍中戲稱為狗牌的軍籍牌,拆下其中一只與自己的交換。 
  「不要太想大哥哥我啊。」哼了聲,替黎子泓重新繫好領帶,拍拍胸膛,「怎麼樣,人很好吧,怕你孤單寂寞半夜想家。」 
  黎子泓嗯了聲便重新邁開步伐,踏出門後才默默回了一句,「會活著回來。」 
  靠在牆上的醫官愣了半旬才會意過來,「……耍什麼帥啊,混蛋。」 

放心,會活著回來。我的命屬於你,不會輕易讓別人奪去。

 

 

hZV1UW9Hi  

插畫感謝:【Piao Syuan

 

創作者介紹

There is life there is hope

聿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