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 sorry, Double O Seven.」

  看著滿懷歉意的軍需官,Bond不可置否地搖搖頭。

文章標籤

聿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嚴司跌坐在軍帳裡,身上的軍服已不再筆挺,染上了深淺不一的血色,手腕也因為長時間受綑磨出血絲,一身混亂的他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可當黎子泓扳過那佈滿血漬污痕的臉龐時,仍是那雙富有靈氣的眸。雖然直喘著氣,卻未達精神渙散。

聿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